美剧版《三体》热议背后:国产科幻片与海外的差距在哪里?

作为中国科幻小说程碑式的作品,《三体》的影视化一直备受关注。但从2015年传出电影开机后,今年8月又传出《三体》电视剧的消息,不过并未有作品与观众见面。反观近年来,《复仇者联盟》《蜘蛛侠》《侏罗纪世纪》《变形金刚》等系列海外科幻片一直在收割中国观众的钱包,与此同时,美剧《权力的游戏》《西部世界》等也吸引了无数中国粉丝。国产科幻片与海外的差距究竟在哪里?

不过,中国科幻影视也在大步前进,票房46亿的《流浪地球》点燃了大众的希望,上个月“科幻十条”扶持政策的推出亦沸腾了整个科幻圈。

中外科幻影视差距主要在“编剧能力”

《三体》要由三体宇宙、游族集团和奈飞联合开发成美剧了,且集结了豪华的制作阵容:《权力的游戏》主创大卫·贝尼奥夫和 D·B·威斯将携手亚历山大·伍(《极地恶灵》第二季制片人)联合担任该剧的编剧和监制……瞬间成为热门话题。

f3615e69e6003ad7a3e90bea864c8289 - 美剧版《三体》热议背后:国产科幻片与海外的差距在哪里?
图片来源:微博截图

“我觉得这是一件非常好的事情。”《科幻世界》杂志社副总编辑拉兹在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。

据悉,《三体》最早就首发连载于《科幻世界》(2006年5期)。拉兹认为,《三体》是国内科幻领域最好的一个IP,“但它目前的开发情况不是很好,此次游族集团和奈飞的合作,可以调动起大家的预期,提升开发优质作品的可能性”。

时至今日,距离《三体》传出影视化改编已过去了5年,但依旧没有作品问世。不止《三体》,中国科幻影视剧能够叫好又卖座的并不多。虽然去年《流浪地球》凭借46.55亿元的票房,一举登上中国影史第三的宝座,但中国的科幻影视与海外相比还有一定的距离。

究竟是什么导致了中外科幻影视的差距?“我认为最大的一个问题在于‘编剧能力’。像《三体》等很多幻文学作品,作者在最初创作时,并不是为了作为一个剧本或者一个视觉产品去创作的,而是遵循文学作品的规律。因此,在这种情况下,如果想做成一个适合视觉化的影视产品,不管是电视剧还是电影,都需要进行很大的改动。”拉兹说。

的确,科幻文学和科幻影视面对的人群也是不同的,如何把写给科幻迷的东西,变成让所有层次观众都接受的作品,存在一定难度。“很多编剧人才并不了解科幻,而很多懂科幻的人又不懂编剧,这是一个非常大的矛盾点。”拉兹认为,《流浪地球》能成功的一个因素是,影片的制片人龚格尔、导演郭帆都是科幻迷,“相较而言,好莱坞、奈飞有一大批懂各种类型、题材创作的编剧。”

“科幻十条”已落地

更多的《流浪地球》在哪里

去年,《流浪地球》开启了中国重工业科幻电影的步伐,让更多人关注到了科幻产业, 国家也在逐步加大对科幻产业的扶持。

前不久,国家电影局、中国科协印发《关于促进科幻电影发展的若干意见》,提出将科幻电影打造成为电影高质量发展的重要增长点和新动能,并明确了科幻电影创作生产、特效技术、人才培养等扶持引导的10条政策措施,被业内称为“科幻十条”。

谈起中国科幻,始终无法绕过的,就是“科幻世界”四个字。“‘科幻十条’的推出非常及时。”从《科幻世界》一名普通编辑一直干到副总编,拉兹可谓陪伴着中国科幻一起成长,他向每经记者表示,之前对科幻产业的推动大都通过展示性的大会,如中国科幻大会,“是已有成果在国家级平台上的展示,但它的功能性并没有得到太大的体现”。

5eaacae4697ad8c951a72edd3627857b - 美剧版《三体》热议背后:国产科幻片与海外的差距在哪里?
图片来源:《科幻世界》官方微博

现在,“‘科幻十条’有非常强的落地性,它不再是一个纲领式、概念式的强调科幻的重要性,而是有具体的落实措施。比如鼓励电影节设置科幻单元、税收及财政补贴的方式、人才培训等都有比较细致的条款。”拉兹欣慰地表示。

那么,如何才能有更多的《流浪地球》与观众见面呢?对此,拉兹认为,一方面,科幻影视想要大放异彩,绝对脱离不了产业上游的科幻文学。“不管是科幻文学还科幻电影,想出经典之作,都需要建立在数量的基础上。需要足够多、足够优质的原创作品,因此中国科幻还需要在作家和作品的数量方面大力提升。”

“虽然目前,我们的科幻作品质量提上来了,但是整体规模、数量还未达到发达国家的数量水平。”拉兹进一步告诉每经记者,另一方面,中国科幻产业还需要加大对跨界人才的培养。

11be7b13432302795be3c59c85332b54 - 美剧版《三体》热议背后:国产科幻片与海外的差距在哪里?
《流浪地球》剧照 图片来源:猫眼专业版

“所谓产业人才培养,更多的就是跨界。中国在这方面其实有很好的基础:拥有大批科幻迷。但科幻群体需要一定的时间才能进入影视专业领域,如音乐、美术造型、计算机特效的学习。”拉兹表示,如今国家加大了对科幻产业的鼓励,“我觉得会促进高校、职业技术培训学校等,对专业性人才的培养。”

此外,拉兹看到,影视机构也逐渐从早期(2015年~2016年)浮躁的泡沫化情绪下沉淀下来。“现在越来越多的机构能沉下心来,真正地想做一些优质科幻产品出来。”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