支付宝吃肉,支付宝挨揍

 欢迎关注“创事记”的微信订阅号:sinachuangshiji 

  文/半佛仙人

  来源:半佛仙人(ID:banfoSB)

  1

  最近蚂蚁集团要上市了,在披露的数据中,这是一家极度赚钱的公司,很正常,不赚钱都对不起我们还的花呗。

  不过说到赚钱,在银行面前,蚂蚁只是个弟弟,整个集团的利润还没宇宙行的十分之一。

  可惜,我在银行工作的朋友们笑不出来,因为在蚂蚁修福报工资太高,加上股票后,员工平均年收入接近100万,并且这里面不包含马云。

  随着这些年银行逐渐开始卷,很多人抱怨得了福报的病,没有福报的命。

  蚂蚁这波上市,目测杭州的房产和植发行业都将迎来重大利好。

  蚂蚁金服旗下的中心产品是支付宝,很长一段时间,很多创业者喜欢讲要做下一个支付宝的故事,唬投资人要5亿,唬不住投资人要5万。

  要多要少都是赚,反正没想好好干。

  因为支付宝是没法复制的,支付宝不是一款传统意义上的产品,而是一系列小概率事件的聚合。

  这是天时,地利,人和以及运气的共同作用,比爽文还爽文,比修罗还修罗,简直是全身上下都纹满了对号。

  回顾支付宝的历史,就像是爽文的发展史。

  2

  首先是天时,时代红利来了3次,每次都被支付宝抓住一顿薅羊毛。

  一个产品,赶上一次能上天,赶上两次能成仙,而支付宝赶上了3次,一般修真小说都不敢这么写。

  这不是气运之子,这是气运他爹。

  第一个天时是支付宝诞生的时候,国内电子支付空白。

  欧美国家最主流的支付手段是刷信用卡,电子支付当然也有,但和信用卡比起来,战力只是青铜。国外的信用卡体系起步早,所以形成了垄断。

  在支付宝出现的2004年,当时整个市场同类产品只有一个paypal,而且不太给劲儿。

  2004年,很多读者可能还没出生。

  微信支付那是2013年的事情了,这等于是将近10年的时间,只留给了支付宝一家来做,这都不是时代的红利了,这叫做时代的喂奶。

  相当于给了诸葛亮一个全图挂外加一个加强连的高达,让他去攻占幼儿园。

  哦对了多说几句,paypal的创始人之一,是马斯克老师,就是前段时间被拼多多蹭的头皮发麻的特斯拉的老板。

  十几年前支付宝对位paypal,十几年后拼多多大战特斯拉。

  在中国做电商如果没有弄过马斯克老师,都不算是真正的朋克。

  哎呀马斯克老师真惨,有人建议马斯克老师把名字的后两个字颠倒一下,或许会转运,我觉得有道理。

  3

  支付宝的第二个天时,是银行业的反应缓慢。

  照道理来说,支付宝这么跳,银行脾气肯定燥。

  但银行当时没有脾气,因为在忙着数钱。

  支付宝在通过淘宝获取了亿级别的用户之时,银行还在想着怎么给地产商花式放贷款呢,根本不想去服务没钱的普通人。

  后来很多银行抱怨支付宝抢客户,也不看看当年支付宝舔用户的时候你在干嘛,真的是给你机会你不中用。

  在支付领域,先发优势大过天,因为用户习惯一旦养成,迁移成本就会十分高昂,大家不需要这么多产品,主要是也没这么多钱,我们很多人的余额还没密码位数多,密码的主要用途是帮助我们隐藏自己的贫穷。

  支付宝的第三个天时,是移动互联网普及浪潮。

  原本支付宝的用户,都是城里的,数量有限。

  但刚好移动互联网的发展让大量原本不上网的群体接触到了互联网,这部分人过去都是在当地农信社和四大行来办业务的,现在被支付宝撬了墙角。 

  与此同时,不知道大家有没有注意到,过去几年来互联网的各类烧钱大战,千团大战,出行大战,共享经济大战,O2O大战,每一个领域最后剩下的幸存者,滴滴,美团,哈罗等等等等,背后都有阿里和腾讯的影子,没有的都死了。

  当然有的活着,还不如死了,死了还能让人不留念想。

  为什么会有这种现象?

  因为他们烧的很大一部分钱,是来自阿里和腾讯,目的是为自己的支付业务获客,培养用户支付习惯。

  一个服务可能只要1块钱或者不要钱,你要用电子支付来付,你要绑定卡,然后你就成了他们的用户。

  诞生于市场空白,竞争对手拉胯,且用户基数因科技进步而爆增,这三重红利,随便抓住一个,就能成就一个大公司,而支付宝一口气吃下了三个。

  这产品出生自带因果律。

  4

  说完天时,再说地利,支付宝在有三天时的情况下,还有三个地利。

  支付宝的第一个地利是依托于阿里巴巴,而阿里巴巴在电商界大杀四方。

  任何支付产品,你都要保证有地方能用,所以才会有人用。

  支付宝出生在阿里生态里,天生就有地方用,也有人用。

  条条大路通罗马,但这个罗马,是人家爸爸修的,这还怎么玩。

  阿里巴巴过去20年在国内电商界已经做到了品牌代表品类的地步。

  什么叫品牌代表品类?我说三个常用语句你就懂了。

  我昨晚和他微信了,喜欢这个自己去淘宝,不懂不会自己百度吗。

  发现了吗,当产品名可以直接作为一个词来使用,并且所有人都理解是什么意思,这就是品牌代表品类。

  支付宝的第二个地利,是工具属性,也是支付宝最大的地利。

  虽然支付宝吃下了阿里的流量和用户,但若仅仅如此,支付宝顶多就是一个局域网项目。

  但支付宝把自己做成了一个基础工具。

  基础工具的特点是,业内其他公司只要涉及到相关的应用场景,那么就必须要把你的产品接入进去,不然对方会很不方便。

  例如你摆摊卖西瓜,买你西瓜的人,没有现金,就想用支付宝或者微信付款,你如果没有这两个工具,那你就要损失这单生意。

  做生意不可能把客户往外推的,大家都是不管今天来多少人,都千万不要把我当人。

  反过来,这也促成了那些还没有支付宝的人去支付宝开户。

  最终,这就形成了一个循环。

  用的人越多,产品的应用场景就越多。

  产品的应用场景越多,用的人就越多。

  这是真正的反复横跳。

  支付宝的第三个地利,是用户对于网络办事的刚需,或者说,对效率的刚需。

  在支付宝还没出现的年代,大家办事基本都是要跑腿加排队的。

  因为金融网点,办事网点都是人手严重不足的,存钱取钱要排队,社保公积金要排队,买火车票要排队,交水电煤气费要排队。

  那么一个全民练腿的时代,居然球踢成那样,这不科学。

  当你不用去练腿,一个支付宝就帮你搞定的时候,你会发现这个世界如此美好。

  天时加地利,可以让任何产品都无往不利,但支付宝是三重天时加三重地利,简直是开局飞来一支笔,让你自己编。

  5

  但支付宝最恐怖的是,还有人和,还是三重人和。

  天时地利顶多相当于这是一个出身豪门,天赋异禀,各种神器在手的龙傲天。

  而人和这件事情,相当于这个已经无敌的龙傲天,居然还坚持走群众路线,站在群众这一边,为普通人服务。

  这简直是小母牛坐到了电线上,牛X到了火花带闪电的地步,魔幻又现实。

  第一重人和是替用户承担风险。

  支付宝的诞生就是替网络卖家和买家承担风险,支付宝诞生于2004年,那时候实名制很差,手机号不需要实名,就连银行卡办理都可以各种冒名顶替,甚至于二代身份证都是2004年才开始推进的,那时候不同人的身份证号长度可能都不一样。

  那时候真的是很难证明一个人是他爸的儿子,当然现在这也是一个严峻的问题。

  那个年代就连游戏充值都只敢卖实体点卡或者用电话费充。 

  唯一的优点是网恋还比较靠谱,不像现在网恋神魔乱舞,奔现全靠赌。

  支付宝在那个时候敢替买家卖家做担保,确实冒了巨大的风险。

  在当时不说风险,即使是支付本身,也有一个成功率的问题。

  现在的人很难想象,难道付钱还能失败?

  对,现在大家付钱失败主要是因为没钱。

  但那时候你有钱都不一定能成功。

  因为不是所有银行都支持支付宝,也不是所有银行都愿意尝试网络支付。

  即使愿意尝试,也要插U盾,记账号,输入口令,输入银行以及支付宝的双重密码,就这样,成功率也就五五开。

  年纪稍微大一点的朋友应该还记得这个年代。

  后来是怎么改善的,是支付宝把银行舔了一个遍,舔了一遍又一遍,才舔出一个快捷支付。

  如果没有快捷支付,你现在用手机付钱得先在手机上插U盾。

  快捷支付做出来的时候,那时候微信支付还没出生。

  而且那时候支付宝又不是银行,凭什么让人敢把钱放进去,敢把银行卡绑定?

  万一我的穷,被别人发现了怎么办?

  因为支付宝是全世界第一个推出被盗全赔的。

  10年前有一个非常知名的新闻是,一个土豪的信用卡绑定了支付宝,被盗刷了100多万,支付宝没废什么话就赔了,同时期的银行都是少你钱离柜概不负责,少我钱火力少年战车。

  这个新闻当时看得我非常焦虑,我到底要怎么努力才能让自己的信用卡有100万额度。

  为了取信于人,支付宝还配了很大一支客服团队。

  信任源自重逢,你得随时可以找到人,你才敢信。

  但这一切背后,都是成本,成本,还TM是成本。

  6

  第二重人和是定位服务普通人。

  如果你对金融体系有了解,你应该知道,小微企业是被主流金融机构所排斥的。

  虽然国家一再鼓励支持小微企业,但是银行在放款的时候基本都不太乐意,他们宁可给大企业锦上添花,也不肯给小微企业雪中送炭。

  我以前在银行的时候,直接有标准是流水低于一个数字的客户,直接不要。

  为什么?因为对于银行而言,做小微公司又累,风险又高,何苦呢?

  而支付宝是当时唯一给做电商的小微企业放款的大机构,这些人在十几年前,注意是十几年前,是不折不扣的三无用户,无抵押,无征信,无资本,但他们有资金需求。

  过去,这些人只能找家人借钱,或者找各种线下高利息的贷款机构,甚至有直接借印子钱的。

  当时国内只有支付宝率先为他们提供金融服务。

  从业务上来看,这个业务是出力不讨好的。

  首先并不知道他们都有多少负债,甚至从来都没有见过他们,也没有更多数据佐证,那时银行办卡放款都要面签的。

  国外也没人做,没有办法去抄前辈的作业,尤努斯的格莱珉也是线下一对一面签的。

  其次他们的经营风险就是很高,小微企业普遍活不过3年,这不是一句玩笑话,更别说那个年代网商并不是主流,那时候的主流是线下门店,网店被人看不起。

  最后他们要是真心想要赖账,是没有办法去催收的,因为商户太多,分散在全国各地,你不可能一一上门去要。

  况且到了人家的地盘,你就是过江龙吃了夜里猛,也得盘着,不然分分钟医药费都比要回来的钱多。

  作为民营机构,也不能指望国家兜底,只能自负盈亏。

  给小微企业放款这件事情,弄好了被骂吸血,弄不好都活不到被骂吸血,支付宝做这个就是冒了巨大的风险。

  支付宝就是赌一把,赌这些不被主流金融机构接纳的小商人是有信用的。

  这是真的赌,一开始坏账高到10%以上,如果对金融有了解的人能知道,放在银行,这个坏账率足够把行长的头扭下来送给国足当球踢了。

  那时候也没什么人脸验证,银行卡四要素验证之类的,大数据更别提了,为了防止对方冒名贷款,电话核验的时候会随机插入问生肖,因为冒名顶替的人会第一时间难以反应过来,全靠各种土味小窍门来做风控。

  例如打电话为了核实用户身份,你不能问年龄,而要冷不防的问生肖,因为冒名顶替的人很难第一时间反应过来。

  同样的事情,也发生在个人信贷上。

  现在大家打开手机各路贷款已经满天飞了,不怕你不还,只怕你不借。

  但是花呗刚出生的那个年代,只有支付宝在做个人网络授信业务。

  那时候金融机构给个体放款或者办信用卡,门槛很高,各路征信和收入卡的死死的,如果你是白户,除非有人给你担保,不然你想都不要想在银行借到低成本的钱,而且别想远程办理,还要面签,要当面核对。

  不能说银行做的不对,控制风险是合情合理的,金融相信人性本恶。

  这件事情的荒谬之处在于,当时中国征信白户有10亿多,中国不可能只有1亿多好人吧。

  很多白户正是因为没有人给授信,所以才是白户,如果永远没有人给他授信,那么就永远都是白户,总要有一个机构站出来打破这个循环。

  当时做这个业务的还是支付宝,支付宝出来给用户个人授信,花呗本身就是虚拟信用卡,提供了和信用卡一样的功能,按时还有免息期,可以多一笔钱应急,很多人真的是靠花呗续过命的。

  一款花呗一款借呗,让更多草根有尊严的“借钱”。

  现实生活中借钱往往是难以启齿的,还钱后可能还要欠个人情,成本很难控制,但那时候很多机构都是直接把个人用户拒之门外的。

  通过网络给大量的非传统优质用户远程授信,注意,是远程授信。

  花呗是国内乃至世界范围内第一款这么做的产品。

  现在回过头来看,是支付宝赌赢了,赚钱了。

  但在当时,没有任何一家机构敢赌。

  不能光看贼吃肉,不看贼挨揍。

  7

  类似情况的还有余额宝。

  现在大家都习惯了银行的跪式服务,也习惯了各种1元起投的理财产品。

  但是我可以告诉你,这都是余额宝逼的,稍微有点年纪的朋友应该记得银行当初是什么样的。

  在余额宝之前,银行的理财是傲慢的,是高人一等的,是用户的爹的。

  那时候很多理财产品的起购都很高,不满数字根本不理你;

  各种服务态度很差,办事人员莫名其妙的优越感。

  各种业务收费规则奇怪,用户根本搞不清楚。

  那时候你想理财,要么按照银行要求,凑齐一个整数来买;

  要么只能定期存款资金不灵活;

  要么就活期存款利息基本算是被银行白嫖。

  余额宝让所有人都能轻松把活期资金拿来赚更多的利息,让活期存款更像赤裸裸的利息差智商税。

  然后银行惊醒,躺着赚钱的日子过去了,只有讨好用户,服务用户才有未来。

  所以才有了后面商业银行对用户180度的大转变,服务态度从爱理不理变成了用户都是对的。

  所以才有了各家银行全面下调理财门槛的现象,因为他们发现草根用户的理财需求,蕴含着巨大的市场。

  所以才有了各家银行全面互联网化,APP一个接一个上线,而且比一个好用,一切都为了让用户少添堵。

  这些不是银行天生的,而是因为支付宝来过。

  余额宝带来的不仅是用户,也是更大的风险。

  第一个风险,余额宝的本质是货币基金,背后是机构间资金拆借市场。

  当时余额宝高峰时有近万亿的规模,并且是集合小微用户的钱来进行运作,并且支持随存随取,这个每天的运算量的是天量,一旦有账对不上,这个风险是余额宝乃至支付宝都无法承担的。

  第二个风险,活期存款是很多银行赚利差的命根子,支付宝动了银行的奶酪,把利息给了大众,然后被各种针对,有些朋友可能还记得,6年前,支付宝是被所有银行直接限制转入额度,那是一场真正的战争。

  战况最激烈的时候,马云直接表示支付宝即使败了也是光荣,当时就是被逼到了这个地步。

  按照道理,一款支付类产品被银行敌视,还怎么做。

  但支付宝就是挺过来了,现在大家看似关系融洽,其实和平从来都是打出来的。

  从担保支付,到花呗借呗到余额宝这一路看过来,支付宝做的事情是打破垄断,提升老百姓的话语权,并由此倒逼行业提升服务质量,降低准入门槛。

  现在看起来特别理所当然的事情,在当时真正的前不见古人,后不见来者,周遭强敌环伺。

  8

  支付宝的最后一个人和,是把自己做成了日常生活工具。

  支付宝发展到今天,是支付工具,是个人金融平台,但本质是生活工具。

  一个人的大部分生活需求,都可以在支付宝上得到满足。

  可以用支付宝去医院挂号,直接结算。

  可以用支付宝在很多地方直接办理各种政务需求,提取公积金,办理人都不需要出门,现在很多人直接用支付宝代缴水电煤。

  芝麻信用体系免去了大量的押金占用。

  还有蚂蚁森林,我一直觉得蚂蚁森林是最强的闹钟,我身边有很多朋友每天定时起来偷能量,然后继续睡觉。

  更不用说健康码了,疫情期间大家都在用。

  这些不赚钱,很不银行,但是特别方便用户的业务,才是支付宝的真正基本盘。

  为什么?这是支付宝在和用户的生活,进行绑定。

  不要觉得做这些东西容易,就拿一个水电煤缴费来说,水电煤机构从省级、市级、县级,数量很多,架构很复杂,而且每一家的标准都不一样,需要一家一家对接。

  这东西不仅不赚钱,而且频率也不高,除非你是大房东有几十套房,不然你也就最多一个月用一次,费了这么大劲,但是用户一个月只用一次,说这个业务是大姨妈也可以。

  这个业务也确实像大姨妈,平时没啥存在感,痛的时候,是真的痛。

  所以支付宝做了,这些大量不起眼的功能,才是真的无可替代。

  9

  另外,支付宝也并不是做什么都成,实际上支付宝不成的项目要比成的项目多太多了。

  随便举个例子,就拿支付来说,现在大家用的是二维码支付,当年死掉的还有声波支付,电磁支付、光子支付等各种版本,最后市场选择了二维码。

  支付宝每一个成功的产品背后,起码是几十上百个失败的产品,这些产品要么被人忘却,要么不被人知晓。

  三次天时,三次地利,三次人和。

  少了任何一次,都不是今天的支付宝。

  而此时再回过头来看支付宝的16年,其实可以发现,支付宝走对的每一步,都是小概率事件,哪一个走不好,都是万劫不复。

  正因为大量的小概率事件都被他们给实现了,所以他们今天的成功,特别成功。

  而且不会再有这样的机会了,因为时代不会再重来。

  所以不会再有下一个支付宝一样的产品了。

  另外支付宝的成功也有效证明了一件事情,在中国,最好的商业模式,永远是服务于最广大最普通的人们。

  最普通的人,才有着最伟大的力量。

  支付宝的胜利,也可以说,是所有普通人的胜利。

  希望这个互联网世界,还能有更多普通人的胜利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