后浪也带不动B站,不增长就没出路

对于B站来说,陈睿能否拿出足够的魄力,向死而生,招聘更多的技术人才,大力发展全新业务形态产品,对于B站的未来,或许至关重要。

1000 - 后浪也带不动B站,不增长就没出路

本文系深潜atom第35篇原创作品

流量,是B站和陈睿最深的焦虑。

B站的各种破圈行为,无不印证着这种焦虑。以至于,破圈已经成为了B站的代名词。五四青年节,B站凭借《后浪》掀起了社会的反思,而后推出的《入海》、《喜相逢》也透露出不同年龄和行业的生活困扰。

1000 - 后浪也带不动B站,不增长就没出路

8月27日,B站公布了2020年Q2财报,第二季度月活1.72亿。在Q1快速增长后,在Q2下滑0.5%

1000 - 后浪也带不动B站,不增长就没出路

Q1的高速增长,很大程度上得益于疫情期间,宅家导致的在线时长和在线人数的增多。随着疫情的逐步退潮,用户增速预计将跌落至疫情前水平,对此,陈睿在财报中不得不强调B站的用户质量和属性而不是增长数据,“在用户增长方面先追求质量,再追求数字”。

对于B站陈睿而言,能否在会员粘性、社区调性、内容质量等既有优势的基础上找到更多的增量空间,如何保证在不破坏社区生态的同时寻求更多合理的商业化变现,进一步做好内容质量与现金流的平衡,是很大的考验。

01

纵使努力,活跃用户量依然下跌

B站董事长兼CEO陈睿,在 2019 年提出未来两年的用户增长目标是:

2020 年底达到 1.8 亿 月活;

2021 年底达到 2.2 亿月活。

陈睿一直强调内容始终是B站核心竞争力。在爱优腾加强自制护城河的当下,B站的自制之路则多了一层“破圈”意味。在从未踏足的综艺方面,加快自制节目步伐,如真人秀《花样实习生》《欢天喜地好哥们》、首档说唱类综艺《说唱新世代》等。同时,B站也在积极邀请明星入驻B站,比如欧阳娜娜便在B站玩的不亦乐乎,已经发了一百四十多个短视频;直播,也是B站的一个重要板块,曾投入巨资签下前斗鱼一姐冯提莫(网传签约费5000万)。

1000 - 后浪也带不动B站,不增长就没出路

为了巩固内容护城河,B站侧重保持小众内容优势,甚至在2020年8月1日,花费8亿巨资从快手、斗鱼、虎牙的手中抢走了《英雄联盟》中国大陆地区2020-2022连续三年的全球赛事独家直播版权;同时,B站推动大众内容的生产,今天,B站已经涉及动漫、游戏、电竞、音乐、科技、美食等22个领域

MobTech 统计在 2019 年 7月统计,B站25岁以下(95后)用户占比高达68%。B站2020年月活1.72亿,如果按照68%的比例换算,B站95后用户可达1.17亿。我国95后2.1亿,可以计算出B站渗透已经超过53.6%。也就是说每两个Z时代的年轻人就有一个人使用B站,B站已经成功收割了Z时代的市场

受疫情宅经济影响,B站2020年第一季度用户数量实现极速增长,达到了1.72亿。二季度,在一些列“破圈”活动后,B站流量不升反降,月活量却环比下滑了0.5%,仍报1.72亿。年底1.8亿月活的运营目标,看看上去开始变得不那么牢靠。另一方面,B站二季度净亏损为5.709亿元,较上年同期的净亏损3.150亿元扩大到81%。

02

这是B站最好的时代,也是最坏的时代

互联网市场风云变幻,有些行业可能忽然向下,有些行业忽然向上,而对于B站来说现在是最好的时机。

用户注意力从微博的转移、资本市场的加持、外部市场的竞争,都在推动着B站的前进。B站也成功从二次元突破到泛娱乐,再到如今寻求向大众娱乐领域的突破。

1000 - 后浪也带不动B站,不增长就没出路

B站市值已经超过164亿美金。赴美上市,为B站的商业化提供了巨大的帮助。2020年Q2,B站总营收创历史新高,达到了26.2亿,环比增长70%。现在的B站不差钱。

1000 - 后浪也带不动B站,不增长就没出路

另一方面,不管是在游戏、直播、广告领域,还是其它增值服务领域,B站都没有办法做到行业老大,在每一个细分领域里,前面都有无数个非常强大的对手。根据数据统计抖音30岁以下用户占比超过55%,4亿日活的抖音崛起,大大冲击了B站在年轻人心中的地位;同是字节系的西瓜短视频已经公开的将B站作为挖角的主要阵地,已经从B站挖走大量腰部up主;2019年快手布局游戏,在腾讯眼中成了游戏分发场合的香饽饽,而B站游戏代理的收入要高于自营游戏;此外,斗鱼和虎牙的合并,也将冲击B站的直播业务。面对众多不可控变量,B站赖以为生的四大业务全部都将面对前所未有的压力

今年6月巫师财经与B站撕破脸式的出走出乎很多人意料,很少会有平台动用自己几乎全部资源对付一个自媒体,但B站恐惧的是失去“巫师财经”吗?不,B站担心的是,这件事会不会演变成当年直播平台之间的抢人大战,各家平台疯狂撒钱的局面。当资本和自己都对未来变现充满希望的时候,依赖烧钱来维持自己的繁荣,可能并不是一个好选择。

03

技术是发展B站最大的障碍

按照B站的用户属性,最适合的领域是游戏、二次元和泛娱乐,这些也是B站的立身之本。基于这些领域,发展出以短视频、长视频、直播为主的内容生态和游戏分发生态。

B站的创始人是徐逸,一个89年的宅男,认为在A站的二次元世界中体验不够好,所以在创立B站,以完善二次元体验。带领B站上市后,一个宅男的格局和能力都很难继续一个上百亿美金的企业前进。2019年,B站的法人变更,B站也来到了陈睿的时代。陈睿作为B站投资人,思考的角度和技术宅不尽相同,他要考虑如何让B站市场占有率更高、B站市值如何更高、B站如何让资本市场认可。2014年陈睿加入后,在不改变原先风格和文化背景下,完成了B站的合规划和商业化。为了保证财务报表的靓丽,独家直播的英雄联盟比赛也被陈睿分包给了其他直播平台。

两个人生轨迹不同的人,对产品和技术和内容的理解和认知却如此一致,虽然都是技术出身,但是都认为内容高于技术。导致了B站浓浓的社区基因烙印一直无法消除,技术也逐渐落后于时代。上一篇文章《B站要破圈,陈睿必须要直面这7个问题》中我们指出了B站技术能力的不足。截止2020年8月3日,在B站官网的社会招聘中,764个招聘职位,仅仅有222个技术类职位,其中算法的职位不足15%,甚至在BOSS直聘上仅仅有2个算法推荐相关的职位。

1000 - 后浪也带不动B站,不增长就没出路

移动互联网时代,互联网的格局和规则已经被打破,2019年Tik Tok全球下载量超过7亿,YouTube仅3亿左右。全球视频网站的王者YouTube依然无法战胜技术为主的后起之秀Tik Tok。对技术的偏见,导致B站只能固守社区,又不愿意受困于二次元,只能在同一个社区内增加内容板块,致其越来越臃肿。与最初个性鲜明的B站相比,如今定位也越来越模糊的B站。固守社区的B站在接下来的竞争优势又有几何?

04

B站,为何不尝试有丝分裂

不管B站认可与否,除了全新的一套技术算法外,在用户增长上也有了更好的裂变方法——有丝分裂。

9年前,QQ坐拥即时社交的头把交椅。无论是移动推出的飞信、还是风靡校园的人人,都不能让QQ产生丝毫的危机感。但是随着移动互联网的发展,PC时代沉重的架构、个性化的功能,已经成为它移动化的制约,不能够承载起腾讯轻量级移动IM的重任。腾讯迅速完成割舍,毫不犹豫的将IM功能进行剥离,推出了微信,如今微信已经成为了国民App。

相比较腾讯,今日头条的发展轨迹对于B站具有更大的借鉴意义。作为一个资讯类的App,图文和视频都是其天然的组成元素。彼时放在头条的路有两条,一条是在头条内重仓短视频;另外一个是将短视频的业务独立出去,单独制作一个app。看出短视频前景的今日头条选择了第二条路,将小视频和短视频业务剥离出今日头条的业务,孵化孕育出抖音和西瓜视频等行业领先的应用和业务形态。有丝分裂的成功,将字节系的日活从今日头条提升到了今日头条+抖音+西瓜视频的流量矩阵,如今已字节系日活已经达到恐怖的6亿。

1000 - 后浪也带不动B站,不增长就没出路

类似的案例很多,比如新浪剥离微博、比如YY和虎牙的分家、又比从弹幕网站的老大哥A站的频道单飞的斗鱼,月活已经超过1.5亿,最终登上纳斯达克。业务的剥离,形成全新的品牌,在维持原本业务的同时,以创业者的姿态再出发。成功就意味着集团有了全新的拳头产品,失败了也没有太大的损失。

对于B站来说,陈睿能否拿出足够的魄力,向死而生,招聘更多的技术人才,大力发展全新业务形态产品,对于B站的未来,或许至关重要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